射了這麼多,你也長大了

射了這麼多,你也長大了


射了這麼多,你也長大了 我回來了!」 琦雅脫下高跟鞋,全身放鬆地躺在沙發上,順手拿起茶幾上的紙一看。 「什麼!上個月電話費居然一萬五千多元?」 「那小子一定又是.....」 琦雅氣沖沖地轉身上樓。 「啊...啊...再用力一點,再用力一點,我快要出來了......呀..呀..再快一點.......」 「碰」 房門應聲而開。 「哇!」 「姊......姊姊...」 冠中坐在地上,光著屁股,面對著電話筒,地上還散著幾張用過的衛生紙,而話筒還不時傳出淫蕩的叫床聲。 一見到姊姊闖進來,連忙把電話一丟,轉身站起來,雙手遮住那正勃起大陽具,就急忙連褲子都忘了穿上。 姊姊脹紅著臉說: 「果然,你又再偷打色情電話了!」 冠中也羞紅著臉說: 「姊,妳怎麼可以隨便進入人家的房間?」 「你說什麼....」 姊姊一拳往他腦袋瓜敲下去。 「好痛,好痛....」 弟弟揉著額頭說: 「只不過是打電話而已嘛!而且聲音很好聽啊!」 「聲音好聽又沒什麼大不了的。」 姊姊轉過身來撿起電話,淫穢的叫聲不斷地傳出。 「打電話有什麼好玩的,還不是只有依依呀呀而已。」 「那樣就夠了!」 弟弟不以為然的說。 琦雅站起身來 「這麼簡單我也會,你等著吧!」 說完轉身下樓去了。 「姊姊....」 冠中完全不了解姊姊的意思。 「嘟....嘟....」 冠中順手接起電話。 「喂....」 「請問您是冠中先生嗎?」 「是的....啊!妳是姊姊吧?真是的....」 「不是的,我叫赤名莉香。」 「赤名莉香?東京愛情故事裡面的....」 「是啊!你有看是不是?」 「我那時後在看酒井法子的同一屋簷下。」 「你是找死是不是?」 「騙妳的啦!」 「算了,你知道我現在穿什麼衣服嗎?」 「我怎麼會知道。」 「要不要我告訴你呀....?」 「不用了....」 「沒關係的,我現在除了內褲外什麼也沒穿。」 「你不相信吧?」 「當然!」 「沒關係的,我會讓你相信的。」 琦雅這時正脫光衣服躺在床上,雙手用力的搓揉著自己豐滿的雙峰,兩個乳房不時發出相撞的聲響。 「我現在在愛撫著自己的胸部。冠中你想像一下,想像莉香....啊....啊....乳頭站起來了,那麼的堅硬....」 「呀....我現在摸到我的陰戶了....」 「啊....已經濕了,內褲都濕了....」 這時候的弟弟已經借由想像感到這股淫蕩的氣息,不由自主的摩插起自己的大陽具。 「內褲脫下來了....」 「現在讓你聽聽那裡的聲音。」 弟弟慢慢地喘著氣說: 「那....那裡....」 琦雅張開雙腿靠近話筒,手指也不停地摳著。 「食指和中指慢慢的進去了....啊....你聽到了嗎?這麼動人的聲音。」 美妙的陰戶湧出大量的淫水,使手指進出與陰唇碰撞時發出「啾....啾」的聲音。 「感到好興奮,我現在要把陰蒂的皮撥開....嗯........用指甲把皮捏住了....啊....已經變得這麼大了....」 「冠中先生也在自慰吧!我們一起來吧!」 「嗯....啊....哈....好舒服,收縮的好利害,快要出來了。」 這時弟弟已經忍受不了了,「啊」的一聲,射了出來。 「已經射精了嗎?人家我都還沒好呀!現在要把聽筒放進去了....」 姊姊用舌頭把聽筒舔濕,慢慢地往陰道放進去。 「啊....好粗,好舒服呦....」 「哇....進去了,放到裡面去了....」 姊姊開始用力的抽送著,發出陣陣聲響。 「聽到聲音了嗎?這是我裡面的聲音喲,這可是我渴望的聲音啊....」 「哇....?!」 弟弟突然出現在姊姊的面前說: 「這樣是不夠的,妳需要的不是這個東西。」 走了過去將聽筒從姊姊的陰道裡拔了出來。 「把我的放進去吧!」 「不行....我們是姊弟,這樣是亂倫的....」 話還沒說完,弟弟已經代替聽筒插了進去。 「不....快拔出來....」 但是冰冷的聽筒怎麼能比的上熱呼呼的真陽具呢? 漸漸地,姊姊不再反對,反而更加使用腰力,甚至發出歡喜的叫聲,配合弟弟的節奏,使勁搖晃屁股。 「腰再用力一點,用力一點....」 「姊姊,要射了,要射在裡面了....」 「嗯....啊....來吧!盡量射吧!」 弟弟用勁一擠,滾燙的精液都衝進了子宮深處。 「啊....好舒服啊....」 弟弟趴在姊姊身上,兩人一起睡著了。 不久,琦雅悠悠醒來,推開壓在身上的弟弟,拔起一直插在裡面的陽具,淫水和精液泊泊的流出陰道口。 她拿出衛生紙先把自己擦乾淨,再用嘴幫弟弟舔乾淨,差點惹得弟弟再幹一次。 「射了這麼多,你也長大了。」 「姊姊....」 「什麼事?」 「下次可不可以用東京情色派中的飯島愛的聲音?」 「你找死....」 「碰」 「哇....好痛!好痛!」 他又挨了一拳!